云母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母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性史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4:29 阅读: 来源:云母片厂家

性史

字数:81969

下载次数: 154

一想起刚才人事部经理的嘴脸,王风有股冲过去给他一记左勾拳的冲动。将简历撕烂,仍进垃圾箱里,王风心情才稍微好了些。

只是这工作又无指望,王风心情跌落谷底。想他毕业已经半年了,还是没有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仍靠哥哥王林养着,心里失落之至。

高中刚毕业,王风父母就车祸身亡,靠着王林拼命工作赚钱,王风才能继续求学,原本以为毕业之后就可以独立,哪知道社会如此现实。

王林已经是28岁,而立之年的他没有房子,没有车子,存款也没有,现实的女人有哪个看上他!更何况是当警察这一危险职业!所以到现在仍是单身一个。

王风一直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哥哥王林,暗怪自己窝囊。王风曾碰见过哥哥王林偷偷打枪,那时他的自责之心更重,常常觉得自己是个累赘,要不是自己,王林定能找个女朋友,哪用得着自己解决!

王风心不在焉的走出大厦,直到撞了个人,才将心思拉回来。看见被自己撞了的人正蹲在地上捡散落的纸张,王风忙边道歉边帮忙捡起来。

捡完两人站了起来,王风由于脸薄,低着头,不好意思再三道歉,本想转身溜走的,却看到那人手里的是招聘启示。

招聘两字让王风立即来了精神,抬头见是个俊朗的青年人,就对那人说道:「先生,对不起,能让我看看你手中的启示吗?」

那人笑了笑给了他一张,然后就走了。王风接过快速浏览一遍,发现自己蛮符合要求的,忙转身找刚才被撞的人,扫视一圈,见那人正走进他刚才出来的大厦。

王风撒腿就跑过去,在大厅出拦住人,那人似知道他意思,问道:「怎么,想要这份工作?」

王风有些喘,点点头,等气息顺畅了才急道:「是的,是的,我要这工作!」

那人又道:「你最好考虑清楚,到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王风怕错过机会,忙道:「不用考虑了,我一定不后悔。」

那人看了王风好一阵,让王风心里有些发毛,才叹口气道:「跟我来吧!」

王风跟那人走进电梯,就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王风,刚才真是对不起。」

那人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些阴沉,良久才道:「我是唐林,叫我唐哥就行。」

王风啊的一声,高兴叫道:「我哥的名字也有一个林字呢!」

唐林似被王风感染,脸色稍缓,说:「是吗?那真巧了!」

王风点点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幸好,这时楼层已经到了,王风随唐林走了出去。转了个弯,来到一个玻璃门前,王风抬头一看,飞龙贸易有限公司几个大字映如眼里。王风这时才知道自己应聘的公司的名字。

进去之后,唐林让王风在接待处等候,然后抱着东西走了。王风已经不记得自己面视几回了,经过这么多的锻炼,胆子变的大些了,而且为了工作他也已经不再那么好面子,要不然,刚才他是肯定不敢追上唐林的。

王风接过接待小姐递过的茶水,打量着公司里的布置。发现这公司租的写字间到是挺大,用半人高的模板隔成几个区域,另外还有几间房间,刚才唐林就进了其中一间,只是门上的字,王风看不清。让王风高兴的是,公司的员工大都是年轻人,这很合他胃口。王风不由热切希望能在这里工作了。

二李凌云正在看策划部交上来的企划案,听见有人不敲门就进来心中一阵恼火,板着脸抬头一看,见是唐林,脸上表情奇迹般的柔和下来。

李凌云放下手中的工作,往后一靠,道:「不是叫你休息么,怎么来了?」

唐林将资料放在桌子上,说:「这些资料你忘记带了,所以我送过来。」未等李凌云说话,唐林抓着那张招聘启示,在李凌云面前甩了甩,没好气道:「这个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你要招个助理?」

李凌云瞄了眼,戏谑道:「我是怕你太辛苦,所以再招一个来分担你的工作,怎么,不高兴?」

唐林阴着脸,道:「是吗?可是那招聘的条件,怎么看都是像是在招鸭吧!」

李凌云邪笑道:「我就知道你吃醋了,呵!只是最近太闲了,所以想找个人来玩玩。你也知道,现在A字头的病很猖狂,我怎么也不敢在外面胡混,万一染上了,再传染给你,那可就是罪过了。」

唐林接着道:「所以你就想故技重施,欺骗社会新人了!」

李凌云大叫道:「哎,我记得上次你也有份哦,怎么这次你反应这么大?」

唐林双手撑着桌子,伏身压向李凌云,瞪着双眼,大叫:「我可不想再被枪杀!」

李凌云站起来,来到唐林身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为此老爷子将小石派下来,那不好吗?」

见唐林双唇微动,满脸尴尬,李凌云封住他的嘴,双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来回抚摩。良久,李凌云往唐林跨下一探,下面已经是斗篷一个。正想拉开拉练,将里面的怒兽解放出来,整人却被唐林猛的推开。

李凌云不解道:「怎么了?」

唐林边整理衣服,边说道:「外面有个人要应聘这工作。」

李凌云一愣,随即道:「启示还没公布,怎么就有人来了?」

于是唐林将刚才的遭遇向李凌云说了一遍,李凌云哈哈一笑,说:「没想到,运气这么好。」说完看着唐林一阵,又道:「那你怎么还带他来,该不是看上了?

刚才还一副悲天吝人的高僧样,吓了我一跳。「

唐林有些尴尬,板着脸道:「你到底要不要见他,如果不见我叫他走了。」

李凌云忙道:「见,怎么不见!快叫他近来!」

三王风以为总经理是个中年的先生,没有想到是个年青的,而且长相不俗,清爽的平头发式让他看起来更是俊朗。

王风想起了他的哥哥王林,因为王林也是这种发型。这使得王风紧张的心情稍微平缓。

李凌云看到王风高大帅气,而且满脸的稚气,可双眼却有着一抹忧郁,十分吸引人。心中暗喜同时,知道了唐林为什么带他来了。

在李凌云的几句盘问下,王风就将自己的家底掏出一干二净,让李凌云不禁怀疑现在怎么还有这么单纯的男孩,已经是个22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

李凌云问道:「你喜欢运动吗?」

王风立即道:「喜欢,在学校的时候,我经常打球,跑步什么的,身体很健康。」

最好身材也不正点,李凌云暗想。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李凌云就告知王风下星期一就来上班。

王风不敢相信的一再确定,才兴奋的不知所以的离开。

送走王风,唐林回到办公室,李凌云就高兴的说道:「嘿,这次捡到宝了。

哈,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嫩的人,怪不得找不到工作。「

唐林讽刺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肠子七拐十八弯的?」

李凌云埋怨道:「小林,我不就是想来点刺激的吗?你至于那样吗?」

唐林知道李凌云并不如表面那样好说话,所以也就不再说什么,反正他也想来点刺激的,只是不满李凌云瞒着他而已。

李凌云见状,抱着唐林,腰挺了挺,说:「小林,我下面还挺着呢!」

唐林感到顶着腹间的硬物,主动的蹲了下来,拉开李凌云裤子的拉练,掏出一根粗壮阳物,左手握着根茎,右手搂着李凌云的大腿。伸着舌头,舔了舔流着淫水的龟头,直到龟头变的湿漉漉的,才一口含进嘴里,来回吞吐。

唐林尽最大的努力,将阴茎吞进嘴里,可也只不过吃了一半,脸部的运动,让他唾液一直分泌,来不及吞下的,就从嘴角流出来。

李凌云舒服的扭着腰,双手按着唐林的头往跨下压,嘴里说道:「小林,你的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哦……」

唐林动作愈加快速,左手也跟着撸动露在外面的阴茎,右手时不时挑逗李凌云的蛋蛋,在唐林的努力下,李凌云终于达到高潮,猛的几个冲刺,将精华射进唐林的嘴里。

唐林站起来那纸将流在脸上的液体擦干,而李凌云也自己清理自己阴茎上的淫液,然后将半软半硬的家伙塞到裤子里。

李凌云回到座位上坐好,舒服的躺着,拍着大腿道:「小林过来!」唐林依言坐到李凌云腿上,靠着李凌云宽阔的胸膛。

之后,李凌云伸手将唐林的阳物掏了出来,一上一下的给他打了起来。

李凌云凑着唐林耳边道:「舒服吗?」

见唐林点点头,李凌云捏了那硬物一把,道:「舒服就喊出来,别闷着。记得我第一次帮你打枪是什么时候吗?」

唐林哼了一声,道:「记…记得,是十二岁。啊!」

李凌云加快力道,过了一会才道:「是啊,那时你还可真乖呢。那次是唯一的一次吧,从那以后都是被我操出来的。喜欢我帮你打枪还是喜欢被我操,恩?」

唐林喘着气,道:「都喜欢!」在李凌云的搓动下,唐林已经是忍不住,浑身肌肉紧绷,阴茎猛颤几下,可是冲出的欲望却被李凌云给卡住,射不出来。

唐林不满的扭动身体,却听到李凌云温柔的话语:「你跟小石上床,我不介意,但是我不喜欢你瞒我!」

唐林身体一僵,心儿蹦蹦直跳,还是被发现了,正忐忑间,李凌云却轻声道:「小石的滋味不错吧,以后你们不用遮遮掩掩的,我不为难你们!」

说完,李凌云握着唐林的粗长阴茎,又套弄起来。原本就已经达到高潮的唐林不一会就将被压抑的欲望喷洒而出,落在了光滑的地板之上。

四王风高兴的回到家里,竟意外的看到王林正在厨房忙碌。王林比王风高一些,但身体雄壮得多。看着王林忙碌的身影,王风一阵感动,想到自己已经找到工作,家里的情况将会慢慢变好,哥哥也不用再那么照顾自己,可以为他自己将来打算了。想到这,王风欢快之极。

王林看到王风回来,就道:「回来啦,快把菜端出去,要吃饭了!」

王风将菜端到桌子上,才问道:「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王林边洗手边说道:「今天是元宵,我值夜班。」

王风道:「哥,今天你还要上班啊。」

王林道:「是啊,其他同事都有妻小,我单身一个,所以就跟他们换班了。」

王风不依道:「哥,什么你单身一个,我不是你弟弟么?他们要团圆,我们也要啊!」

王林揉着王风的头发,笑道:「你这小子都长的和我一样高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王风甩开王林的手,埋怨道:「还不是哥把我揉小的。哥,告诉你个好消息。」

王林问道:「是不是找到工作了?做什么的?公司离家远么?」

王风道:「哥,你怎么知道的,那工作是经理助理,公司离这里不远,五站车就到了。公司是搞贸易的!」

两人坐在饭桌上,王林扒了几口饭,才道:「哦,那要好好努力哦,如果做不来,再继续找,哥还养的起!」

王风听了,闷了好久,才说道:「哥,这个工作我会好好把握,再苦我也要干。我要养活自己,不能再连累哥哥了!」

王林放下手中的饭碗,看了王风好久,才道:「小风,哥养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能说是连累哥哥呢?」

王风好象看到了王林眼中闪过难过的神情,本想道歉,但是他不想再这么下去,于是又说道:「哥,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哥哥也要关心自己一下啊。哥哥都这么大了,还没有女朋友,你的同学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哥哥这样都是为了我,可这让我觉得心里很不安。」

王林觉得有些心痛,觉得这个弟弟长大了,良久才道:「自父母去了之后,我们俩相依为命,虽然过的清苦,但是还挺快乐。哥哥就只你一个弟弟,哥哥不对你好,对谁好?哥哥自己的事哥会操心,你先好好工作。反正最苦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以后我们会过得更好的。」

王风感动的哭了出来,王林忙搂着他安慰道:「别哭了,还说自己不是小孩,怎么现在就哭了呢。」

可是王风却是哭的更厉害,眼泪将王林的衣服染湿了。王林只好任他发泄,轻抚他的背部。

良久,王风轻轻抽泣着,报答哥哥的心更为坚定。

五唐林将双腿张开,露出一张一合的肉穴,充满欲望的双眼望着李凌云,嘴里喊着:「哥,快点近来,我受不了了!」

对这身体已经是极为熟悉,但是李凌云却从为厌倦过,精壮而修长健美的身体依然可以引起他的无穷欲望,特别是唐林如丝的媚眼,里面浓浓的欲望让他跨下的阴茎更涨几分。

不理唐林的求饶,李凌云忍着勃发的欲望,伸出中指,慢慢的插进流着淫水的后穴,感到异物的进入,唐林后穴本能的收缩,夹住李凌云的手指。

李凌云叹道:「小林,你这淫穴还是一样的紧啊!」说着,手指一阵旋转,指甲还轻轻抠着嫩嫩的肉壁。引来唐林的一阵淫叫。

李凌云又伸进一根手指,说道:「小林,还要不要!」

唐林喘息直嚷道:「要,要哥哥的大鸡巴,里面好痒,哥,快近来!」

李凌云插进第三根手指,抽查一阵,自己实在是忍不住,这才挺着流着淫液的大鸡巴对着唐林的穴口,身体往下一沉,扑兹一声,巨物全根没入。

唐林满足的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抱住伏在身上的李凌云。李凌云的阴茎被肉壁紧紧包着,不留一丝缝隙,虽然天天操这个淫穴,但是这淫穴每次都让他舒爽之极,不曾让他腻着了。

李凌云等唐林适应,开始大开大阖的干了起来,枪枪到底,枪枪不留情。

唐林被操的消魂之及,发出阵阵消魂之声,肉穴本能的阵阵蠕动,使两人接触得更是紧密,快感也更加剧烈。

在唐林的刺激下,李凌云操的更是勇猛,很快,唐林大叫一声,喷涌出大量的精液,洒落在两人胸腹之间。因高潮而全身痉挛的唐林四肢紧紧缠住李凌云,后穴更是骤然猛缩,狠狠夹住了李凌云巨大的阴茎,李凌云再也忍不住,龟头暴涨,精液一泻千里,涌进了唐林肉穴深处。

好一会,李凌云像是将体内精华都射空似的瘫软在唐林身上。两人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紧紧的相互缠抱。

李凌云静静的伏在唐林身上,阴茎已经变软,但是还被唐林的后穴套着,后穴那种不经意的蠕动让李凌云舍不得出来。

唐林轻抚着李凌云结实的后背,轻声问道:「王风都来一个月了,你怎么还不下手?」

李凌云啃着唐林的肩膀,道:「怎么,我和小石还不能满足你么?」

唐林刺痛的哼了一声,道:「你厉害着呢,我只是奇怪而已,上次小石来时,你当天就上了。这次怎么会忍这么久。」

李凌云轻笑一声,避而不答道:「要是他不听话,老爷子派他来做什么。」

唐林识趣接着道:「也是!」

李凌云从唐林身上翻下来,轻弹唐林疲软的阴茎,道:「我洗澡去了,身上黏呼呼的!难受!」

说完,李凌云出了卧室,朝浴室而去。门外等着的小石也跟着,待李凌云进去后,就站在外面守着。小石身材高大雄壮,比李凌云还高半个头,小石名为石冲,长的浓眉大眼,相貌英挺,一身制服使他更具男人味。

石冲站在外面不久,就听到李凌云叫唤,石冲立即开门走了进去。浴室里很是宽敞,中间是个约九平米的浴池。

李凌云舒服的在里面泡着澡,见石冲进来,手一挥,示意他下来。石冲当即脱光衣服,一丝不缕的下到浴池中,来到李凌云身旁。

李凌云伸手环住石冲雄壮的身躯,将全身重量挂在石冲上,说道:「还是你的身体抱着最有感觉,虽然硬邦邦的。」

石冲双手托着李凌云,两人紧密的接触,使小石能清晰的感受到两人小腹间李凌云那根火热的阳物。冒着热气的池水,火热的身体,以及以往性爱的回忆,让石冲一阵情动,跨下的阴茎终于硬了起来,顶在李凌云的双腿之间。

李凌云双腿紧夹着那粗壮之物,双手抚摩着石冲的后背。良久,李凌云从石冲身上下来,两人挺着阴茎面对面站着。

李凌云握住石冲的巨根,赞叹道:「小石,你的真是够大的,怪不得唐林那么喜欢呢!不过我更喜欢你的肉穴,哈!」

石冲的脸上露出羞涩而屈辱的神色,但还是转身背对李凌云,双手撑着池壁,翘起臀部,等待李凌云的进入。

李凌云握着硬挺的阴茎,对着石冲的后穴,腰一挺,狠狠的插了进去。后穴火辣辣的刺痛让石冲浑身一颤,硬挺的阴茎瞬间变软,僵硬的身体把体内的硬物夹的更紧。

石冲承受着李凌云的冲撞之力,调节着后穴肌肉,使之慢慢适应李凌云的粗大。良久,那种异样的让石冲回味而难以自制的感觉从后穴传来,散遍全身,跨下的软物,也随之怒冲而起。

李凌云感觉到石冲的变化,抽插的更是疯狂,浑圆的龟头快速的刮着石冲细嫩的肉壁。石冲终是忍不住的呻吟,强烈的刺激让他渐渐沉入欲河之中。李凌云听到石冲的消魂之音,澎湃的成就感汹涌而来,跨下之物充分充血,变的更粗更长更硬,狠狠的进出于石冲的嫩穴。

强烈的快感终于淹没了两人,随着两人的大吼,一起喷出了身上的精华。

待续六王风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协助唐林。王风很喜欢这工作,因为接触的人少。虽然在找工作过程中,他锻炼了胆子和脸皮,但是他还是不习惯和人打交道。所以王风工作的很卖力,让李凌云赞赏不已。

一个多月的工作,王风已经可以自己熟练操作了。而且公司的人还算不错,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现象,大家倒是其乐融融,一起工作的很开心。

公司员工又出去开paty,王风一样以其他借口给推了。下班后独自一人走着,王林在值班,所以王风也不急着回去,漫无目的的闲逛。难得一个人清净下来,王风不由想到自己的将来。

以前王风还没有找到工作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有些心灰意冷,现在工作有了,王风还是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取妻生子,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王风却觉得难以解决,他本人较为内向,上大学时由于外表出色,到是有女生追过他,他也试着交往,但都是无疾而终。问原因,有的说他是个好人,有的说他没有情趣,甚至有的说他不是男人。后来他看到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这么说。但是王风从未有改变自己的意思,他想,总有一天会有个女人的。但是毕业这么久,王风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无奈与残忍,平淡成了他最向往的生活。但是平淡何其之难!

王风又想到哥哥王林,王风真的觉得很对不起王林,王林曾有个要好的女朋友,已经达到谈婚认嫁的程度,却因为王林将所有的钱拿来供王风读书,还将父母留下来的房子卖了,租了间小套房。那女的当即毫不犹豫的跟了另外一个男人。

从那时起,王风就很内疚,觉得自己亏欠了哥哥王林。

一阵响亮的喇叭声将王风的思绪拉了回来,王风用手遮着射来的灯光,眯眼一看,却是老板的座车。王风有股装作不知道而溜走的冲动,但是也只敢想想而已,王风无奈的来到车边。

李凌云伸头出来,说:「小风,上车!」

王风犹豫一会,还是乖乖的上去了,坐到里面,发现唐林不在,就只有石冲在开车,王风感到一阵拘谨,定定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凌云轻笑一声,说:「今天怎么不去和他们玩?」

王风呃了一声,才道:「我不喜欢太吵的环境,所以没有去!」

李凌云正经八百的道:「这类活动你应该参加啊,要不怎么了解别人?我看你上班一个多月了,公司的人你还没有认全吧!这对工作可不好。」

王风心蹦蹦直跳,慌道:「哦,我以后一定参加。」

王风的反应让李凌云轻笑一声,李凌云觉得这王风真是可爱,忍住自己的狼爪,李凌云诱惑道:「今晚没有什么事吧,陪我去吃饭吧!」

王风还未听清楚,就胡乱答应,到了饭店,他才知道李凌云要请他吃饭。

王风感到头痛欲裂,口干舌燥,想起身喝杯水,却没有想到自己动弹不得。

原本还迷糊的精神不由清晰起来,王风这才知道自己四肢给紧紧绑在床上,全身赤裸,不着片缕。

王风虽然社会阅历浅,但却因为看了很多书的关系,社会上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在书上找到相似的例子。

现在这种情况,王风再笨也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事了!他试着挣扎一番,结果只是让自己的手腕更疼,只好放弃。王风躺在床上,一会儿心里咒骂着李凌云,一会儿幻想有人来救,一会儿幻想自己突然成为武林高手,将李凌云教训一番。

胡思乱想一番,让王风心绪较为安定,接受了如今的现实,开始想着对策。

可是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真是无路可逃了。

李凌云进来看到王风一脸的呆样,说道:「醒来了,怎么不叫人?」

见到李凌云出现,王风出奇的平静,只是第一次赤裸在人前,让他有点害羞,但王风还是说到:「给我一杯水!」

李凌云进来前,曾想过王风的各种反应,却没有料到王风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竟有些发愣,片刻才出去倒了杯水,亲自喂王风。

王风喝完,觉得干涩的喉咙舒服了些,对着李凌云道:「能不能先放开我,这个样子有点难受!」

李凌云看着王风,觉得他脑子有问题了,笑道:「你不会以为我绑着你是好玩的吧?」

王风撇撇嘴,不屑道:「你不就是想上我吗?我给你就是了,何必如此?」

李凌云不可思议道:「呵,真没有想到你如此直接。你该不会也好此道,我上你反而和你意吧!」

王风一脸厌恶,说:「不是,只是既然到了这步,不认命也不行。我想我的裸照你该有一大堆了吧,如果我不听话,那些照片满大街都是了。我说的对吗?」

李凌云哈哈一笑,觉得这个王风真是可爱,故意邪气的说道:「不对,我还没有照,不过等下我会拍摄,那样会更刺激,不是吗?」

王风气极,暗骂李凌云变态,阴着脸说道:「那就快点,我还要回家。」

李凌云却故意威胁道:「你以为我还会放你回去?等我玩腻了,就杀人灭口。」

王风不为所动道:「我想你该不会如此冒险,即使你能力再大,背景雄厚,但杀个人还是很麻烦的,何况昨天有很多人看见我跟你吃饭!」

李凌云轻笑道:「你真是太天真了,难道杀个人就非自己动手么?不过,我可舍不得你呢,这么好的身材样貌,可不多见呢!」李凌云边说边抚摩王风赤裸的身体。

王风觉得自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强忍着不适,道:「那就好,我也不想死。」

说完就不再理李凌云。

李凌云继续碰触着王风的身体,虽然王风不如石冲健壮结实,也不像唐林健美,但是王风却有着另一种风味,或是说介于石冲和唐林两者之间,属于那种没有刻意锻炼,自然而成的体形。

李凌云来回的抚摩,见到王风泛红的脸庞,笑道:「现在的你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平时的你充满稚气,现在却像个颇有阅历的人,但还显的不老练。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王风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见状,李凌云突然抓住他的阴茎,一阵揉搓,似乎惩罚王风的不识趣。王风浑身一震,第一有人如此亲密的触摸他的下身,虽然刚才已经渐渐适应李凌云在身上的移动,但是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在别人手里摆弄,还是很不舒服。

最是让王风丢脸的是,自己的阴茎不听话的在李凌云手里勃起了,还一颤一颤的,似乎表示欢迎。

李凌云继续上下套弄着,笑道:「你脸红得真是可爱,我想你以前很少手淫的,竟然这么敏感,呵!」

王风强忍着快感袭身的愉悦,咬仅牙关,不让喉咙发出羞人的声音。可李凌云哪能如他的意,手指加重力道,时不时摩挲那颗娇艳的草莓,还将流出的淫液拉成一条亮丽的细线,落在王风的小腹上。

李凌云戏谑道:「这么粗大的阴茎,等下应该射出很多吧,你想射在那里呢?

肚子上?杯子里?还是其他的?「李凌云边说边转动着王风的阴茎,见王风依然忍着,憋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又说道:」有了快感你就喊啊,憋着可是有害健康!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逆神

联众世界官方下载

漫游飒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