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母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母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怒焰杰克12

发布时间:2021-01-21 04:23:47 阅读: 来源:云母片厂家

作者:就是我 字数:1.4万

(1)

「嗯……今天还会晚些,你和他们先吃吧!」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老板椅上, 脸上一副慈善和蔼的模样,要是不说,谁也想像不到这个面目和祥的老人就是本 市南风集团的老总,也是本地最大的黑帮南风帮的龙头老大艾虎。

「李秘书的老公从国外带回来一个手提包。你知道的,我不太懂那个,不过 看着配你倒是不错的。」艾虎一只手拿着电话说着,另一只手却伸到了桌子下面 去。

「你是我老婆嘛,当然要对你好一点啦!」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艾虎很 快忍不住大笑起来。

在桌下,娇红的肉唇正卖力的吸吮着艾虎的宝贝。而艾虎的手亦同样在不断 扯捏着那丰满白乳上的红晕。

「好——那便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就让人给你送过去!」艾虎大笑着放下了 电话。

而身下,刘秘书正了正眼镜,越加卖力的讨好着自己的老板。

「滋……」随着唾液不断涌出,摩擦着阳物发出古怪而让人心乱的声音来。

艾虎长长吸了口气,果然还是年纪有些大了,虽说也有二十分钟上下了,可 是这么快就有出来的冲动,换在年轻的时候可是绝不可能的。

他又用力捏了几下对方的乳头,脑中浮现出老婆年轻时的模样。

虽然年纪大了,不过却是更有一番风味。

但不管怎么说,论到手感和紧凑来,始终还是年轻人更多一些优势。

艾虎拍了拍对方,示意刘秘书站起来,转过身去。

「老板——」电话机突然响起,门外接待的声音传了进来:「有位江律师说 要找您?」

「江律师?」艾虎皱了下眉头,在他的印象中可从没有和姓江的律师打过交 道的。

不过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更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要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 的话,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他这个呼风唤雨的地头蛇的。

「让他进来吧!」艾虎拍了拍刘秘书的屁股,后者立即识趣的弯着腰钻到了 桌子下面去。只是将屁股高高的挺起来。

「嗯……」艾虎满意的轻哼了一声,粗厚的手指一下便插进了湿滑的嫩穴中 去扣弄起来。

江律师脸色苍白,手中紧紧抓着一个提包,从开门到进来,他的身子一直在 不安的抖着。

「江律师?不知有何贵干呢?」艾虎冷笑了一声,自己的威名在市里可是无 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只不过没想到地方却会怕到这个样子。

江律师四十上下,个子小而且精瘦,颤抖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来递了过去 放到桌子上。

「嗯?」艾虎皱着眉头慢慢将手机拿了起来,只是另一只手却还没有要停下 来的意思,上下搅动着刘秘书的蜜穴。

后者显然有些受不住的发出轻哼声,但江律师不知是否吓坏了,只是傻站在 那里紧张的盯着艾虎:「接……电话!」

艾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与此同时,手中的电话终于响了。

「喂?」艾虎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江律师神秘的举动让他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还记得我吗?」电话那头,传来沉重而沙哑的声音。

「你是谁?」艾虎大声问道。对方那声音显然是经过特别处理的,根本就是 在故弄玄虚。

「我叫杰克!」对方继续冰冷的说着:「十年前,你杀了我的女人!」

「哦——」艾虎轻哼了一声:「老子杀的人实在太多了,不过你那个女人我 倒是有些印象。真是可惜了,一次就和她干了四炮,她是我玩过的最棒的。」

「嗯……」电话那头,传来低沉而愤怒的哼声。

那种声音艾虎一辈子都忘不了,十年前,他同样听到过那个声音。那是在他 强奸那女人之后,一个电话打来时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野兽在怒吼,让人浑身都不自在。

在那之后,那女人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而那声音也再没出现过。想不到, 十年了,那个女人的男人还是回来了。

艾虎冷笑一声:「你想报仇?不如约个地方大家划出个道来怎么样?」

「现在一定很爽吧!」电话那头没有回应他,反而说起了其他事情:「她是 我为你准备的大礼。好好享受吧!嘟——」

电话挂断了!艾虎愣了一下,忽然间明白过来。

但一切已经太晚了,刘秘书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手中的小刀飞快的划过 大腿中间。

艾虎惨叫着,一脚踢翻了她,同时,下体上也传来了痛彻心菲的剧烈疼痛!

……

城效外极偏远的一个小山村里。因为地势不好,兼且长年失修,只留下一大 片砖瓦房空立在那里。

至于到底属于谁的产业,其实连政府也没什么心情去关心了。

这里很安静,就算是村民平常也不会轻易到这里来。因为都传说这里一直在 闹鬼。

但外围的几间瓦房内,如今却多了七八双眼睛紧张的盯着远处。

里面,最大最空旷的一间仓库里,四个男人正赤裸着上身站在那里。

在他们的脚下,一个女学生被平整的放在地上。

「不错,这下子南风帮一定会乱成一片!」仓库向内的一间小屋内,龙田一 边望向四个手下一边打着电话:「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七天?嗯……应该足够了。

……你放心,人已经到手了,很快就会开始!」

「大哥——这一次我们可是太冒险了!」身旁的小刀忍不住再次说道。虽然 明白事已至此根本再不能回头。但一想到抓了艾虎的小女儿到这里来,心中就一 阵打颤。

「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龙田突然问他。

「七八千吧!」小刀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要是能接到大活的话……也能混 个几万!」

「你知道艾虎一个月赚多少吗?」龙田冷笑了一声:「他一个月的钱就算填 这间仓库也能填满了。」

「这……」小刀咽了下口水,他知道龙头一定是赚得最多的,只不过没想到 却多成这个样子。

「走私、贩毒、军火、酒店……」龙田淡淡的说着:「这老家伙就是那最大 的一头。我这个南风帮的堂主一年下来,也抵不过他一天的钱。但是要真有危险 的话,都会是我们这些做小的去替他扛替他顶。」

「所以你要干掉他!」小刀深吸了口气,龙田的气魄他从未怀疑过,只不过 一想到要与艾虎为敌,还是让他心生惧意。

龙田缓缓的摇了摇头,透过窗户向着外面那四个手下挥了挥手:「我要取而 代之。没有比龙头更舒服的位置了。就算是给我个部长我也不会去换。而一旦我 做了龙头,我至少会让兄弟们的收入比现在多一倍!」

小刀激动的道:「大哥——这次我押你!」

仓库那边,其中一个男人已经端过一桶凉水来,用力一泼,全数浇到那女学 生的身上。

「啊——」女生睁开了眼睛,苍白的面孔惊恐的望着眼前的四个男人,很快 便惊呼起来。

这女生长得倒算一般,不过皮肤很白,眼睛又黑又亮,嘴巴一张,两道小酒 窝便会显现出来,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柔软得像是动物的皮毛一样。

艾玉,艾虎的小女儿,如今正上高二。因为学习好,长得又可爱,是最得艾 虎喜爱的一个女儿。

「不要啊……」艾玉大声的惊叫着,一个男人已经伸出手去开始撕扯她的衣 服。

不远处,一台摄像机正在高速运转着,照着眼前的一切。

小刀问道:「大哥——我们是不是要威胁龙头?」

「是报仇!——」龙田说话的时候,四个大男人已经开始不住对艾玉拳打脚 踢起来。

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四个人男人下手很重,艾玉每反抗一下就是一 顿毒打。

没几下,艾玉已经连惨叫都变了声音。而她的衣服,也已经被撕烂了大半, 雪白的大腿几乎再没有校裙庶挡。

「起来!」一个男人抓起她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上去就是左右两记耳光扇 了过去。

艾玉被打得一阵头晕,紧接着胸前一凉,衣服已经被彻底撕开了。

「是杰克要报仇!」龙田望着眼前的一切,冰冷的说着:「他只想要报仇, 要毁掉艾虎的一切。而我们,只是取代他就可以了。」

「杰克是谁?」小刀问:「他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让我们……取代…

…」

远处,艾玉已经被彻底扒光,男人们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其中一个男人重重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疼得她立即弓着腰低下了身子。

「叭——」后面立即被一个男人狠狠拍了一下,惊得她又直起了腰,但因为 太过疼痛,只能直起一半而已。

「我先来!」其中一个男人脱下了短裤,露出巨大的肉棍。

他抓起艾玉的头在自己的宝贝面前晃了晃,试图放进她的口中。

「唔……」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但艾玉还是强忍着不张开嘴,那东西实在 太恶心了,她简直连想都不敢去想自己要吞下这么恶心的家伙。

「叭……」男人伸出手去用力的抽打着他的嘴巴,一下又一下,艾玉的嘴角 早已经是血肉模糊。

艾玉不停的用手臂庶挡,但却又不停的被两旁的人扯开。

她很痛,更多的是害怕。

所以当眼前这个男人停下来,指着自己的宝贝时,她只好认命的弯着腰用手 扶着将那东西含入口中。

那东西一入口一下子就大了起来,艾玉的屁股更不断被男人拍打着,胸前不 断被人摸着。

她只能「呜呜」的哭着,经过了这么久的毒打,她明白要是再反抗下去会是 什么后果。

「嗯……快点!」男人冲动的吼叫着,两只手不断在艾玉的光滑的背上抚摸 着。

另外三个男人一个来回揉搓着她的屁股,一个则伸出头去开始吸吮起她两对 弹性十足的乳房。

艾玉哭着,要不是口中还含着这么一个东西,那声音一定会很大。

然后,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最后一个男人终于将大手伸到了胯下,开 始粗鲁的伸进阴户内扣弄起来。

「我也不清楚杰克是谁?」龙田点了一根烟,慢慢吸了一大口,白色的烟雾 缓缓自口中吐出来:「不过那家伙的确很有实力。我宁愿冒险对付老头子,也不 愿意与他为敌!」

「啊……」那男人终于射出来了,他死死按着艾玉的头,滚烫的精液像是开 水一样冲进喉咙里去,呛得艾玉不断的咳着。

身后,一根火热的东西正紧紧贴在屁股上。

「不……不要!」艾玉终于再次来了精神,顾不上会再次挨打,推开眼前的 男人转身试图向外跑去。

但不过只跑出去两步,头发上一紧,已经被人又硬拽了回来。

「臭娘们,不识抬举!」男人们的拳头再次雨点般打来。

「啊——」艾玉惨叫一声,一条腿已经被人给踩断了。

「看你还怎么跑?」男人淫笑着,分开她的双腿,在玉户上慢慢磨着。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这样……」艾玉惊叫着,不断用双手推托着,但 一断腿处的疼痛却让她越来越力不从心。

与此同时,几只大手也开始分开她的双手在其身上乱摸起来。

「嘿嘿……顶死你这个臭婊子!」男人大笑着,一用力,艾玉喊破喉咙的惨 叫瞬间响彻整个仓库……

「她还是处女呢,这么狠只怕容易弄死吧!」小刀不安的问着。无论如何, 他始终还是有一点担心。

艾虎就是一只野兽,如果不能将他一下子杀死,他一定会转眼间就将你撕成 碎片。

「所以才每人只射一次!」龙田平静的说着,好像远处那个昏死过去的女孩 儿与自己完全无关:「你说得没错,第一次要承受这些的确容易疯掉。回头让她 休息一天,找点药帮她上一下。下一次,换八个人!」……

「刘秘书的家人全都不见了,相信应该就是这样子被威胁的!」林久站在一 旁解释着:「还有那个律师,他也是被威胁的。不过打了大半宿,也再问不出别 的什么来了。」

南风帮的二把手,表面上,他只是一个杂货店老板。但在南风帮内,除了艾 虎和儿子艾涛外,他是最有权势的人。三年前,他的女儿还做了省长家的二儿媳。

「一定要找到那家伙,然后不要杀他,我要把他一点点砍碎!」艾虎低沉的 说着,像发了狂的怪物。就连站在一旁的林久都听得头皮阵阵发麻。

「那个律师我会处理掉。刘秘书……」林久试探性的问着。他不是怀疑艾虎 会放过刘秘书,只是在探询她会死得如何惨。

「让她去接客!」艾虎捂了捂还有些疼的下体:「千万不要让她死了,我要 等着那家伙去找她!」

林久皱起了眉头:「您是说……杰克会找她?」

手机,再次响起了!

艾虎点了点头后,林久拿起了电话!

「让艾虎来接!」电话那头,深沉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想怎么样?」林久问。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我想报仇!」沙哑的声音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来: 「你最好不要挡道。相信我,那对你没有好处!」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林久面色一变,怒道:「别太低估了我们南风的 实力。你……」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挂断的声音。

此时门被推开了,林久笑了笑,得到艾虎的示意后这才小心的退了出去。

「嫂子!——」林久向着来人点了下头,转身走出了病房。

他一点也不怀疑这里的保全系统,要不是为艾虎工作了三年的刘秘书出事, 那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所以能够推门进来的,只可能会是一个人。

刘秀秀年轻时是个大家闺秀,只不过因为家里管得太严,所以反而特别的叛 逆,最后竟选择了艾虎这个黑社会老大。

已经有过三个孩子,快五十岁的她皮肤依然白嫩,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 太多的痕迹,只有些许眼角处的鱼尾纹在而已。

略有些发福的身材还说明着她的年纪。不过那对乳房,反而似乎因此而更充 满弹性。

她今天只穿着简单朴素的衣服,不过胸前那撑起的一块还是让艾虎差点硬起 来。

艾虎强忍着这才没有出事,下面的小兄弟还是因此而疼得要命。

「我问过医生了!」刘秀秀坐到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海绵体断裂了。

医生说幸好对方下手不重,没有完全折断,所以还是可以接好的,只不过 ……以后就算是上厕所也会有些疼的。」

「老婆,我……」艾虎尴尬的低下了头,在南风市,眼前这个女人是唯一能 让他低下头的。

刘秀秀再次握住他的手,笑着:「我已经通知宝儿了,她这几天之内很快就 会回来了。」

「嗯……」艾虎点了点头,心中似乎镇定了许多……

「哗——」冰冷的水就像数不清的刀子,瞬间让艾玉再次惊叫起来。

然后她就看到了龙田和助手小刀站在那里,远处,强奸过自己的八个男人同 样不怀好意的望向这边。

她紧缩着身子,又开始轻轻啜泣起来。

一切就像是个恶梦,自己前一刻还跟着学校一起去效游,这一刻,却已经成 了这群野兽们的玩物。

龙飞挥了挥手,身后八个手下立即跑了过来。

「叭……」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就连艾玉都吓得打了个抖索,龙飞转身过去 已经给八个手下每人一记耳光。

「你们这群蠢货!就知道自己舒服了是吗?将老大的话都不当回事了吗?」

小刀出声吼叫着:「告诉你们多少回了,不要弄坏她的脸,还有那腿……是 哪个不长眼的弄的。」

八个壮汉竟全都不敢出声,低下头紧张的连动都不敢多动一下。

「去找个懂接骨的兄弟来给她弄好!」龙田轻哼一声,又重新坐了回去: 「要是一个月后她站不起来,就打断你们每人一条腿。」

「是……」壮汉们打了个激凌,匆匆退了出去。

「来——」手下们离开,龙田的脸上这才变得和蔼起来,向着艾玉轻轻招了 招手。

因为太过宠爱这个女儿,艾虎甚至都没让她知道自己是黑社会背景的事情, 所以龙田倒不担心眼前这个小女生会将自己认出来。

「大哥,她的腿刚折了,还是我帮她吧!」小她不怀好意的怪笑了几声,走 过去将艾玉抱了起来。

粗厚的手掌似刀一样划过光滑的身体,艾玉起了一身的鸡皮,她能够看得出 来,这两个男人眼中的欲望。

只是一想到之前那地狱般的情景,便不敢生出半点反抗之意。

这些家伙全都是畜牲、禽兽。越多的反抗只会换来越多的折磨。

小刀肆无忌惮的在艾玉身上扫视着,虽然被已经历了几番折磨,那邪恶的目 光却还是让艾玉羞愧的低下了头。

不过小刀却没有更深一步的动作,而是小心的将艾放到了龙田的大腿上。

龙田轻轻抚摸着艾玉的断腿处,温柔得像是一个长者:「还疼吗?」

艾玉惊恐的摇晃了下脑袋。眼前这个男人很英俊,如果在平时,一定是她喜 欢的类型。只不过她更清楚,自己所遭受的这一切,全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为难你的!」龙田笑着,大手一伸,已经轻轻 按到了艾玉的胸前。

多么柔嫩的一对美乳,粉红色的乳晕印在上面,好似被人轻轻咬过了一小口 似的。

艾玉低下头,脸上烧得更红了。

那男人的手好烫,就像一团火在身上来回游动着一样,让她很不舒服,她想 拨开对方的手,但只是轻轻按在上面,却根本没有力气更没有勇气来扯开那只火 一样的大手。

见对方放任自己,龙田满意的笑了笑,手上继续向下游走,轻轻抚触了下那 细密的黑色地带,蛇一般的钻到了两片肉唇之间。

「啊……」艾玉轻哼了一声,虽然已经被强奸了很多次,但还是禁不住脸上 似火一般的「烧灼」起来。

那男人的手指开始由慢及快的抽动着,下体再次传来火烧一样的又有些舒服 的感觉。

「啊——」艾玉惊叫一声,小刀已经伸过头去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来。

龙田的手指不断进出着,他很快便感应到了对方体内的湿滑。望着正紧闭着 双眼「享受」着的艾玉,龙田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按照杰克的意思,艾玉将会被折磨得人鬼难分,就算艾虎死了,身为艾虎的 女儿,也不会停止对她的残忍。

杰克很聪明,也很危险。只不过他最大的弱点就是艾虎,他已经完全被仇恨 蒙蔽了。

龙田可不会像他那样,艾玉将会有大用处,至少当艾虎与杰克的争斗占据上 风时,她还可以成为自己的一张保险。

「好啦——」龙田让艾玉坐起来,解开了裤带。

小刀怪笑着:「嘿嘿……你是自己来呢,还是我帮你啊!」

「我……我自己来!」艾玉羞红了脸,强忍着痛转过身去,掏出了龙田的宝 贝。

与那几个大得可怕的壮汉不同,龙国的宝贝明显要小一些。

艾玉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抓起那如手指般大小的东西慢慢含进嘴里。

「啊——」艾玉刚含进去,小刀的手指已从后面从新捅了进来。

她闭上眼,再次轻轻啜泣起来。

「好了——」没多久,龙田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她坐上来。

艾玉转回身,努力分开自己的下体,慢慢坐了上去。

「小姑娘!」龙田的用力顶了几下:「以后让你每天去接客好不好!」

「不要!——」艾玉吓得一抖,哭得更加大声了。

「真的不要?」龙田伸出大手揉搓着那双玉乳。

「求求你——不要!」艾玉大声哭着。

「啊……那就要看你有多听话了!」龙田大笑着,用力一分,将艾玉的大腿 呈一字形彻底分开,然后仰起身开始用力的一下接一下的撞击着。

那撞击是如此用力,每一下,都顶得艾玉整个身体向上冲起。

艾玉瞪大双眼,惊恐的望着前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在她的前方不远处,一顶黑色的摄像机正直对方着自己 ——双腿大开毫无私秘可言的自己。

「恭喜你啦,龙堂主!」龙田刚开完会出来,一坐上车,便接到了杰克的电 话。

龙田一点高兴起来的意思也没有,事实上,只要一听到那沙哑刺耳的声音, 他就有种想要立即逃走的冲动:「不过是多分了一个地盘,不过人手上同样会少, 而且还需要更多精力去管。」

「只要有钱,小弟很快就会多的!」杰克阴冷的哼了一声:「只不过……」

「我知道!」龙田打断了他:「你是想说艾玉的事情。你要明白,艾虎已经 发出暗花了。我能信得过的弟兄就那几个,要是我太乱来的话很容易……」

「这与我们当初约定的不一样!」杰克同样打断了他,虽然没有吼叫,但听 起来却让人不寒而颤:「如果你怜香惜玉就让我来。只要是与艾虎有关的,我都 一定会毁掉。记住,我看你是个聪明人才会与你合作的。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我看 错了的话……」

「当然!」龙田再次及进打断了对方:「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眼光!」

电话那边传来了挂断的声音。龙田轻轻拭了下额头,不知何时发生的,竟擦 出了一手背的汗水。

「大哥——不会是和杰克闹翻了吧!」小刀从前面座上转过头来问。

「很好!」龙田长长吁了口气,却反而显得有些轻松:「知道为什么人类会 比野兽厉害吗?因为只要知道野兽的喜好,只要顺着它让它高兴,一切就都不会 有问题。」……

艾玉失踪已经一个多月,表面上南风没有任何动作做出,事实上,早已是暗 潮汹涌,艾虎不但开出了天价的暗花来悬赏杰克,更是派出自己得力的神虎队在 暗中打探消息。

校园后身的空地,正因施工而被封,只是初具规模的大楼里,却站着一个身 材细长的男人。

男人皮肤很白,面色严峻,两只小眼睛又黑又亮。

他真的很高,足有一米九多的个头,远远望着,好似一个穿着衣服的巨大骷 髅一样。

艾涛从小就很高,虽然总是长不胖,但身高却为他赢得了打架的优势,再加 上艾虎的势力,让他从小便无所顾忌,高中时便已有三四十个手下,校园里,从 校长到老师都避之不及。

艾虎最得力的暗部叫做神虎队,而艾涛便因此戏称自己的手下为龙组。

脚步声自楼下渐渐传来,两个身着西服的龙组人押着一个眼镜男走了上来。

眼镜男身形瘦弱,在艾涛面前简直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见到艾涛惊恐的走上 前几步:「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们……」

话未说完,艾涛一转身,大手探出已经死死的勒住了对方的脖子:「我叫艾 涛!——艾玉是我妹妹。现在我老妈很着急,所以我一定要找她出来,你明白吗?」

眼镜男被掐得上不来气,脸涨得通红,只能拼命的点答算作回应。

艾涛放下眼镜男,再次转过身去:「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龙组的人没有应声,只是架起眼镜男向另一个隔间走去。

很快,又一个胖子和一个老头被另两个龙组的人架了上来。

这一次艾涛连头也没回只是挥了挥手,两人便分别带向其他地方去了。

新盖的楼已安好窗户,只是地面上仍积存了不少灰尘。艾涛厌烦的噌了下脚 底,一想到艾玉可能会被男人强奸的情形,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身下还是禁不 住支起了帐篷。

很快的,第四个人被带了上来。

这是一个四十左右身体发福的胖女人。腰围好似鼓胀着显得很丰满,好在皮 肤够白,眼睛大大的,带了一副厚边的黑框眼镜。

「这位同学!」胖女人紧张的头上直冒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真的 什么也不清楚。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艾涛的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胸前使劲揉搓着。

胖女人羞得满脸通红,但却更明白这几个人不是善类,绝不能惹怒他们。只 好强撑着忍受这种侮辱。

但艾涛却越来越过份,用力扯开衣领,将手完全伸进去继续抚摸:「老师怎 么称呼啊?」

「我……叫我李老师就可以了!」胖女人不安的回应着,实在不愿告诉对方 自己的姓名。

「李老师!」艾涛冷笑一声,用力一撕,随着胖女人的惊呼,雪白的胸脯已 经裸露了出来。

「李老师应该是个聪明人才对!」艾涛冷冷的笑着,手上又野蛮的一拽,让 恋恋不舍的胸罩彻底离开对方的胸前。

「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李老师小心的问。虽然老公平时也会偶而找 自己满足一下,但她实在想不出这些个凶神恶煞的流氓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产生兴 趣。

艾涛没有理她,而是粗鲁的扯开她的长裙,紧张着用力撕扯一样大力的又拽 又拉,直到李老师一丝不挂为止。

「只怪老师你运气不好了!」艾涛阴狠的笑着,从裤子中掏出宝贝来指了指: 「你们全都有嫌疑,我都不会放过。现在,老师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扒光,还看到对方那长长的阳物,李老师整张脸好似 火烧一样。不过艾涛凶恶的气势让她恐慌,犹豫了一会儿,只好一边捂着胸一边 蹲下去将那东西含进了口中。

艾涛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这胖女人虽然身材差了点,不过口技倒是真不错。

巨大的宝贝在李老师口中变大变粗,李老师的心越加慌乱,完全没了主意, 脑中一片麻木的吸吮着那东西。

此时,外面又紧跟着被押上来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相较之下年轻得多,一个胖了些,但身材前突后挺十分完美,眼 睛很小,但皮肤却白得像能捏出水来样。而另一个则完全是个大美女,虽然身材 与身边的那个没法比,却是个大眼睛高鼻梁的俊俏美人儿。

艾涛伸出手去死死的捏了下胖女人的乳头:「不要停!」

「李老师——你怎么……」那身材不错的女人最先叫了出来,她想冲过来, 但却被身后的龙组人按住了。

另一个则吓得全身发抖,脸白得像一张纸。

「嗯……这两个倒是不错!」艾涛看了看这两个女人,下面的宝贝突然间好 似又胀大了许多一样。

胖女人被他睹住嘴巴,只能发出痛苦的「唔唔」呻吟声。她知道后面两个同 事都在看着她,可她如今又怕又羞,脑袋已经完全乱了,明明想要拨出那东西, 但却就是做不到,反而还任由对方在自己嘴里一进一出的玩弄着。

艾涛拍了拍胖女人的脸示意她退出来。

高高挺起的宝贝就那么直挺挺立在两个女人面前,艾涛向里一指对胖女人说: 「进去后别人问你什么你只管回答,一切就会没事的!」

「嗯……」胖女人惊恐的点了下头,羞得不敢再抬头去看两个同事,连滚带 爬的冲了进去。但很快,里面便传来男人们的淫笑声。

「你这个流氓,我已经报警了,识相的最好快点放了我们!」那身材好的女 人大声吼叫着,就算两条胳膊被后面的人拽得生疼,还是隔空向艾涛吐着口水。

「哼——」艾涛冷哼了一声。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与自己作对。上高中时曾 经有个女生拒绝了他,第二个这个女生就被十多个男人在家中强暴了。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和大姐以外,没有人敢跟他说半个不字。

「好好给她洗洗!」艾涛向着两个手下挥了挥手:「等本少爷办完正事再慢 慢收拾她!」

手下们应了一声,押着那女人重新走了下去。

「你……」剩下那个美女人紧张的浑身发抖。艾涛正慢慢向她靠近着,更可 怕的,是他胯下那东西,还直挺挺的好似一条毒蛇,随时准备冲过来一样。

「知道给她洗洗是什么意思吗?」艾涛冷笑着,伸出手慢慢抚摸着对方的脸 蛋:「我怕说完了你会吓得哭出来!」

「别……求求你……」女人已经吓得双腿发抖了,就算艾涛此刻什么都没说, 她也已经完全慌了神。

「救命啊……」下面同事的喊叫声再次传来。

那女人吓得也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艾涛搂着她慢慢走向之前的小屋。

里面两个男人身上皮开肉绽,其中一个的指甲正被人用钳子夹住向外拨,不 过他的嘴巴却堵住了,疼得满头大汗却根本喊叫不出来。

而之前进来的李老师,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抬起,身后一个壮汉用力的操弄 着,屁股上的肥肉随之被带起阵阵臀浪。

「真是不错呢!」艾涛淫笑着,手上不安份的在对方身上来回乱摸着:「你 叫什么名字?」

女人真是吓坏了,颤抖了一阵,这才回应他:「我……我叫王乐乐!」

「啊——王老师啊,你是想被我的手下轮着干呢,还是只被我一个人干?」

艾涛得意的笑着。

女人打了个激凌,此刻她的脑中一片空白,比李老师强不了多少。她想要回 家,想要逃走,可是她更看到了那可怕场景,楼下同事的惨叫不断传入耳中。她 的心不安的乱跳着,这里是地狱,她再也逃脱不掉了。她很清楚这些。

艾帮亲吻着她,一路下滑,在她的脖子上贪婪的吸吮着:「你要快点回答啊 王老师。不然我就让你和你的伙伴们一样了。」

「我……我选你!」王乐乐吓得怪叫起来。

「选我?」艾涛停了下来,盯着她的胸部得意的笑着:「选我做什么啊?」

「你……」王乐乐一张脸变得通红,全身都在紧张的发抖,不知是吓得还是 气得。

「啊——不要啊……」下面同事的惨叫再次传入耳中。

王乐乐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选……选你干……我!」她轻声说着,脑中 好似在打鼓一般嗡嗡乱响,她都不清楚自己刚刚在说些什么。

「啊?我没听见啊!」艾涛故意探过头去,假装听不清楚的样子。

「我……我说……」王乐乐紧张的喘息着,她想跑,可是她知道根本跑不了。

要她再喊出那几个字真是太可怕了。可是事到如今,她已经是砧板上的肉, 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我选你干我!」王光压低着呼吸,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晰,虽然说出来的声 音比前一次大不了多少。

「嗯……」艾涛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上飞快的解开对方的裤带。

里面,李老师身后的男人刚一走开,另一个又紧接着补了上去。王乐乐只觉 得身下一凉,眼睛禁不住滑出眼框,而艾涛则粗野的扯下她最后的内裤,将手在 两腿中间来回摸索着。

艾涛的手指粗硬而且干涩,让她有种被刀刮一样的错觉。只是很快的,那手 指却一下插了进去,在身体里面扣弄起来。

「以前有过吗?」艾涛问。

楼下,同事的惨叫接连不断一样,曾经高傲的女老师如今正杀猪一样的怪吼。

王乐乐早没了主意,紧张的胯下好像也在跟着湿滑一样。她轻轻点了点头, 艾涛的手指已经伸进去来回暴躁的进出着。

王乐乐红起了脸,身边不远处,李老师又换过了一个男人。她或许已经真的 麻木了,跪在那里只是偶而哼一哼,再没有其他的多余动作。

而那两个男人,身上身下早已是血污成一片,胖的那个干脆已经翻起了白眼, 不知是不是昏死了过去。

下面的惨叫停了,不过王乐乐可不认为那是自己的同事得到了救助。

「啊——不错啊,还会吸呢!」艾涛大笑着,手上更加紧了动作。

或许真是吓坏了,王乐乐从前和男友做时总要前戏做足了才会有感觉,但这 一次,她发现自己湿得很快,舔滑的液体不断自体内渗出包裹住艾涛的两根、三 根手指。

「真是下流啊!」艾涛冷笑着,另一只手伸出去穿入衣服里,又翻开胸罩在 乳房上揉搓着。

「至少不会像他们那么惨!」王乐乐心中暗暗想着,闭上眼只将这一切当成 一场恶梦。

艾涛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三根手指完全插进去疯狂而 猛力的抽插着。

他的手指飞快而凶狠,王乐乐很快便感到了一阵阵快感在身体里产生,只是 那快要泄身的感觉中却更多了不少火烧一般的疼痛。

王乐乐强忍着才没有哼出声,只是身体却一阵阵颤抖,湿滑的液体自体内慢 慢流淌下来。

「真是个好色的女人啊!」艾涛冷笑着话音刚落,粗大的肉棒已经用力顶了 进去。

「啊——」王乐乐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身体好像一瞬间被分成了两半一样。

那种感觉是一成快感带着九成的痛感相混合,她此刻才意识到自己比其他人 也强不了多少。

艾涛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腰身摆动着,每一下都直插到底。

他的宝贝又粗又大,这要感谢老爸艾虎的遗传。让他可以很容易便折磨女人 到痛哭。

巨大的肉棒直直插进去,粗野的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子宫。

那东西好像里面的又一张嘴巴,一下又一下,好似轻吻又好似在讨饶一般的 吸吮着龟头。

艾涛一旦开始就不愿停下来,王乐乐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下面正被 折磨的同事,就连李老师也被顶得一下一下的转回头来观望。

「啊……」艾涛发出舒服的哼声,突然就那么双手用力将王乐乐抱了起来。

「啊……」王乐乐尖叫着,不知道艾涛要干什么。

艾涛借着个子比她高出许多,将她的双腿分开,让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出来, 然后将她抱到手下们面前。

那姿势,就像是大人在抱着小孩儿撒尿一样。

「不……不要!」王乐乐难过的别过头去,但艾涛却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她, 让她正被抽插的下体完全呈现在几个男人面前。

没有奸污李老师的男手下们此时笑着走过来,开始用手去摸那黑色的丛林地 带,还有一个干脆撕开她的衣服,吸吮起白晰的乳房。

她的乳房不大却很有弹性,与李老师那对下垂的肉球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老师身后的男人大叫着又射了出来,然后另一个走过去用手扣弄了几下, 挖出许多白色液体后接着继续插进去。

李老师或许真的已经麻木了,已经不知道身后是第几个男人了。只是随着身 后的顶撞不住的摇晃着,然后她便看到王乐乐被放到了自己的身下。

「都被灌了这么多水了,喂她点吧!」艾涛将王乐乐平铺着,两只大腿极力 分开,好像一只被残忍折断了腿的青蛙。

他的巨棍始终没有停止过,一下又一下,疯狂的撞击着,从后面如今又换到 了前面。

艾涛的手在乳房上用力捏着,好像要将那软软的东西捏爆一样。

李老师起初没反应过来,另一个男人将手伸进她口中用力搅了一阵然后按下 她的头去亲吻王乐乐她才明白过来。

「不……不要……李老师……唔……」王乐乐悲惨的叫着,因为艾涛用力的 顶撞,每一下都几乎让她说不清楚话音。

李老师似乎已经完全陷入狂乱的境界了,她已经不知被多少男人轮奸过来。

她低下头去,吻着王乐乐,口水不断从嘴里涌出来流到对方口中。

「唔……」王乐乐哭着,对方由上至下的吐着口水,她根本无法回避只能尽 数吞咽回去。而身下,那每一下用力的顶撞都让她有种快要死掉的念头。

「呜……」正卖力的亲吻的李老师此时突然也大声呻吟起来。

随着艾涛得意的大笑声中,李老师身后,一个男人正将手指插入她的肛门粗 暴的扣弄着。与此同时,正在她体内疯狂进出的男人则开始用力大声的拍打着她 的屁股。

「啪……」清脆的响声在空楼里传来阵阵回音,李老师被打得心神俱乱,舌 头打着转的在王乐乐口中搅动着。

王乐乐终于再一次泄身了,只是那快感却并未持续多久,因为艾涛仍旧没有 停下来,巨大的冲撞力道让她感觉脏腑都有种快要被顶出来的感觉。而上面,李 老师的口水却又在不断的顶压着她。

「好了,让我来吧!」一个男人扯着李老师的头发将她的头拉起来,然后自 己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在王乐乐口中搅和着。

和李老师不同的是他是在吸着王乐乐口中混合的口水。

一边吸一边用力揉搓着王乐乐的胸部。

「啊——」李老师身后的男人大叫着再次将滚烫的液体冲击着她的子宫,李 老师习惯性的照单全收,身体终于也开始受不住的轻颤起来。

「啊……」艾涛此时终于也忍不住了,一下又一下大力的抽插着。

王乐乐放声大哭,眼泪止不住的自眼框中滑出来。

她知道对方一定会射进来,这么长又粗的东西几乎每一下都会顶在子宫上。

一旦射进来,自己极有可能会怀上。但她只能忍受,被堵住的嘴巴让她无法 大声痛哭,但心中却已经完全陷入迷乱与绝望。

「小涛,你爸现在受伤了,急需去国外疗养。家里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可以倚 靠了!」老妈的话好似又在耳边响起,艾涛闭上了眼睛,越加疯狂而猛的冲击着, 身下的女人似乎变成了别人。

一个年轻的女高中生,又或是……一个成熟丰满的妇人!

吉尔特商厦一共有三十多层,除了下面二十三层是售货及管理外,最上面的 七层却是南风洗黑钱及清点账目的大本营。

龙田手中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慢慢走进男厕,出来时,手中的箱子却消失不 见。

在这个每日客流量近成的大商场里,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南风帮的堂 主出现。

不一会儿,厕所里再次走出一个男人来,身形高大,手中却提着龙田之前的 箱子。

男人来到商场内一家服装店内,将箱子放在了地上,然后很快的离开。没多 久,店内的一名售货员便提着箱子好似自己的一般放到了后面。

晚上十点之后,商厦早已关门。保安小心的打开门,龙田与小刀左右仔细观 察一番,这才小心的走入后门。

二人一路向下,在地下停车场旁的一个小门内拐了进去,接着又一个保安亲 自迎了出来,他的手中,仍提着那个箱子。

三人终于来到一间隐秘的房间,这里距停车场外面都很远,便是放上一段摇 滚乐都不会有人听得到。

「嘿嘿……」小刀笑着将箱子放倒打开:「老虎做梦都想不到,他女儿居然 会在自己的大本营里。」

龙田不自然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如果杰克不逼他,他也不会如此冒险。

箱子打开,全身赤裸的艾玉像只肉虫一样呈现在眼前。

她的双臂被弯曲到身后,红色的丝绳将两只嫩乳勒得红胀成一片,两条腿被 缠住,又绕过去在脖子上转了个圈。

最可怕是在双腿之间,红色的丝绳依然深陷其中,紧紧的将两个粉红的肉唇 隔离开。

「真是个贱人啊!」小刀扣弄着两片肉唇几下,将手中晶亮的液体在她眼前 晃了晃。

艾玉的嘴巴同样被绳子勒住无法喊叫出声,只能痛苦的哼了几声。

龙田慢慢低下身冷冷的望着她:「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老爹的仇家太狠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

艾玉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她听出了其中可怕的含意。

龙田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小刀一个结一个结的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小贱人,你会喜欢这里的!」小刀说完将艾玉带出箱子。

艾玉转过头去,惊恐的发现身边不远处,正站着五个体形健硕的男人。五个 完全赤裸着的男人!

江湖令内购版

百宝娱乐下载

反斗联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