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母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母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之怨灵附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1:42 阅读: 来源:云母片厂家

小沫从小就是一名热衷于舞蹈与演戏的女孩,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登临舞台,经过她的不懈努力。终于,她在天鹅湖表演中一举成名,所演绎的黑天鹅也被她演出了另一种味道,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因为她的成就,她顺利的进入了最著名的舞蹈天团。

小沫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拥有这样的成就致使她变的骄傲起来,再加上她那天生的好脸蛋,走到哪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这让她有了极大的虚荣心,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但她自从进入这个舞蹈天团后,见过小沫的人都如同见到鬼一般的惊悚,见到她立刻躲得远远的仿佛靠近小沫一下都要死一般。小沫极为纳闷,他们这些人是怎么了,难道我身上有什么让人畏惧的东西不成。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处昏暗的走廊,走廊的墙上挂着一副美人画像,但是一看之下就会发现里面的美人竟然与小沫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甚至连高傲的神情也一样,只是画中的女人显的更加的成熟,比起小沫更多了一种妩媚的风情。

小沫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在这里碰到跟自己如此相像的人?可是,他们为什么见到我就会远远的躲开呢,难道与这画中的女人有关。

“那是我们最初的团长云翳”突然眼前一个女人的出现把小沫吓了一跳,小沫只是看到了她的后背,从那长长的头发中,小沫知道她是个女人。

“团长,怪不得看上去这么美,他们见到我就躲避我,该不会与团长有关吧!”小沫看着那画像轻声说道。

“的确有些关系”那女人接话说道:“几年前,团长神秘失踪,大家都以为她死了,你的出现着实把人吓了一跳。”

“死了”小沫惊讶的说道:“这么年轻怎么会死掉呢?”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小沫转头望去,不知那女人已何时不见了。小沫没来由的浑身一紧,突然一股莫名的风吹来,小沫只觉一股凉意袭遍全身,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再去看那画像,小沫仿佛看到画像中的女人再冲着她笑,小沫顿感浑身汗毛乍起,尖叫一声,慌不择路的跑开了。对于此事,小沫未曾向人提起,她觉得即便对其他人说于此事,那些人也会将她当作精神病的。

这一天,小沫排练完舞蹈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正准备离开。离开时,小沫有一个习惯,那便是总要去上个厕所。然而就在进入厕所时,她忽然觉得今天与平时不太一样。

刚进入厕所,本来正常亮着的灯突然忽明忽暗起来,不停的闪闪烁烁,显得格外的诡异,小沫没来由的紧张起来。“滴答……滴答……”外面水龙头滴水的声音突然有节奏的响了起来,可是小沫刚刚进来时根本没有发现水龙头是开着的,她突然想起了那些曾经看过的鬼片的场景,不想还好,一想之下,小沫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小脸也变的煞白。

她转身便要走,就在此时,闪闪烁烁的灯光一下子灭了下来,小沫的眼前顿时黑了下来,小沫的心脏随之“嘭”的跳动了一下,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她完全是被吓到了,这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会被吓一跳的。

小沫看到只是灯光灭了下来,这才放心来,刚想喘口气,可就在此时,厕所里的灯骤然亮了起来,又是吓了小沫一跳。

“搞什么啊!这灯光怎么一惊一乍的,可吓死我了”小沫连连拍着胸口说着。

这一闹腾,小沫也没有了先前的恐惧,她匆匆上了厕所,便去洗手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小沫洗完手起身的时候,她突然看到她面前的镜子里没有她的影子,小沫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更让她惊惧的是,面前的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面貌与她一模一样,但那不是她,她清楚的看到那里面的女人冲着她笑,与那天她看到的画像一样。

小沫陡然浑身一惊,整个人从头顶凉到了脚底。接下来,让小沫为知震颤的是,那镜子里的女人竟然往外走了出来,而且模样也跟着变化起来,嘴巴大张着,眼神变的空洞,周围到处是她的血液。离小沫越来越近,小沫呼吸急促,整个身体颤抖着,有心想跑,却生不出半点力气,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靠近……

“啊!”小沫惊叫着从床上猛的坐起,“是个梦,可是却如同真实的一样。”

可能仅仅只是一场梦,接下来几天小沫并没有再做过此前曾出现的梦,再加上因为有一场戏要排练,整个团格外重视,她也没心思想那些事情了。

然而更让人为之振奋的是这次的主演是他们的团长方翔,五十多岁的方翔并不显老,居然像三十岁的男人一般英俊,并且很讨女人喜欢,小沫当然也不例外。

>>

这场戏小沫居然有幸抽到了女主角,整夜她都兴奋得睡不着,虽然这几天她总觉的身体有些不适,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过由于对身体无碍她也没怎么在意。

这场戏的故事是男女主角本是相爱的一对,女主是一名舞蹈演员,她与男主一起建立了一个舞蹈团,只是后来男主因为利益的诱惑想杀了女主,女主发现后一直不信,直到她看到他想亲手杀了她的时候,女主失望与绝望之下,杀了男主,然后跳了一晚的舞,最后也离奇的消失了。

在公演的前一天,小沫约了团长来舞台上试一试女主绝望的那场戏,团长来了。小沫很入戏,仿佛她就像戏中的女主一样,团长夸赞她演的好。

然而,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方翔,我们真的结束了”从小沫的口中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当小沫抬起头时,她俨然换了一个人,竟然与画像中的女人一模一样,哪怕是那妩媚的风情也一样,只不过那张脸异常的惨白,双眼仇视的瞪着方翔。

方翔惊骇的看着眼前之人:“你是云翳”。

“噗嗤”那是刀子扎进胸膛的声音,方翔眼睁睁的看着云翳拿着小刀扎入他的胸腔,扎入他的喉咙,扎入他的头颅……鲜血止不住的涌出,血液染红了刀子,染红了小沫的全身,染红了整个舞台,然而云翳丝毫没有停息的扎着他……

故事正如戏中那般,方翔与云翳本是相爱的一对,方翔为了钱与云翳发生了争吵,事后将她杀死,将她的尸体掩埋掉,并告诉其他人云翳已经离开了,云翳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直到小沫的出现……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