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母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母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哪家银行利润增长最真实

发布时间:2020-03-26 17:37:26 阅读: 来源:云母片厂家

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方斐

综合:中国电子银行网

在分析银行定期报表时,除观察当期经营指标(如规模增速、净息差、中间业务收入、成本收入比、资产质量)以外,需综合考虑拨备前利润增速(PPOP)、归母净利润增速、资产质量以及拨备覆盖率等相关指标。

在经济周期波动时,银行业在满足银监会要求的拨备覆盖率水平(150%)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为综合考虑其当期经营情况以及资产质量状况后的结果。

分阶段来看,在经济下行周期,银行资产质量恶化,需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以满足银监会对拨备覆盖率的要求,归母净利润增速的下降幅度超过拨备前利润增速的下降幅度;在经济企稳初期,部分银行或倾向于主动多计提减值损失,提高拨备覆盖率水平,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归母净利润增速趋于稳定;而在经济长期稳定向好或处于上行周期时,银行资产质量好转,可自然少计提减值损失,释放更多的利润。

以工商银行为例,2012年年末-2015年年中,受到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工商银行的资产质量持续下降,逾期贷款占比从1.43%提升到2.95%,与此同时,归母净利润增速从14.53%降至零附近,且归母净利润增速的下降幅度快于拨备前利润的增速;不良率从0.85%提升至1.5%,拨备覆盖率从296%下降至156%;在经营业绩下降的同时,资产质量恶化,核销力度加大,拨备覆盖率水平也一路下降。

2015年年中-2016年年末,在连续降息的利率环境下,银行业的净息差水平不断下降,拨备前利润增速也相应的下降,但归母净利润增速基本稳定。在不良率持续上升的情况下,银行业核销力度不断加大,2015-2016年两年,核销及转出不良贷款共计1344亿元,比2012-2014年三年间的核销金额多出115%,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至137%。

2017年以来,连续降息重定价的负面因素反应充分,银行业经营情况逐渐改善,拨备情况也有所改善,拨备前利润增速大幅提升;与此同时,随着经济的企稳向好,银行业资产质量有所改善,工商银行的逾期贷款占比、不良率等指标均有所下降。也就在此阶段,工商银行却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2017年上半年,贷款减值损失计提610亿元,比2016年同期多计提39%,拨备覆盖率不断提升。在增强风险抵御能力的同时,归母净利润增速仅为1.85%,较拨备前利润增速低了5.8个百分点。

可以预见的是,若经济长期企稳向好,银行的资产质量将不断好转,归母净利润增速有望继续提升。

体现银行业经营管理能力的指标,除了当期经营指标(如规模增速、净息差、中间业务收入、成本收入比、资产质量)以外,更核心、更能体现银行质地的指标应该综合考虑资产质量及拨备长期积累的结果。但一般情况下,拨备前利润增速、归母净利润增速、资产质量、拨备覆盖率等相关指标都相对分散,无法将所有上市银行放在同一标准下定量衡量其核心经营管理能力。

基于此,东吴证券提出“恒定拨备覆盖率”的概念,在该指标相同且恒定的情况下(150%),还原各家银行历年的“利润增速”,并由此分析比较上市银行的经营管理能力。此外,由于各家银行不良认定标准不同,东吴证券还提出更为客观的“恒定逾期拨备率”指标,即考虑“拨备积累余额/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这一比例在恒定(150%)的情况下,各家银行的业绩表现。

上市银行利润增速分化严重

以原先16家上市银行为样本,东吴证券将其拨备覆盖率水平调至统一标准,测算在该恒定拨备覆盖率水平下过去5年各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测算结果如下:恒定拨备覆盖率下银行业整体利润增速由负转正,国有大行的弹性较大。

相比报表数据来看,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利润增速数据波动加大。2012年以来,16家上市银行整体的利润增速持续下滑,至2015年年中达到最低点,为-17.7%。此后在底部盘整,并于2017年由负转正,增速达到8%,盈利能力显著恢复。

分银行类别来看,股份制银行于2016年年末率先实现正增长,但弹性明显不足,利润增速为6.54%,低于16家上市银行8%的整体表现。国有大行由于体量较大,改善时点略晚于股份制银行,但弹性较大,利润增速为8.78%,高于16家上市银行的整体表现。

回过头来看,前一次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利润增速拐点出现在2004年年底。2005年前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流动性比较稳定,信贷需求旺盛,伴随着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银行不良资产,银行业不良率从17.9%快速下降到2008年的3%以下。资产质量改善带动银行利润表迅速修复,利润增速在2005年6月见底后迅速回升。从最早上市的招行、浦发、民生、华夏、平安五家股份制银行的历史业绩看,利润增速于2005年年末由负转正。

2005年拐点出现后,银行股迎来“黄金上涨期”,从2005年到2007年,银行板块区间涨幅为235.9%,累计超额收益率为120.7%,上涨行情持续时间长达两年半,市净率从2.4倍攀升到5.6倍。2017年以来,经济企稳向好,银行业基本面稳定(降息重定价因素反应充分、信贷需求旺盛、资产质量改善等),银行股同样迎来上涨行情,区间涨幅为12.7%,累计超额收益率为7.8%。

截至2017年年中,国有五大行在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利润增速已经全部转正,其中建行表现最好,利润增速达到15.49%,为国有大行最高水平。值得关注的是,农行的弹性最大,2016年年中的利润增速同比下降32%,后持续改善,到2017年年中,利润增速达到8.12%,在国有大行中仅次于建行。随着农行基本面的持续好转,预计其利润增速将继续改善。

在国有大行整体显著改善的情况下,股份制银行却出现明显的分化。2017年年中,股份制银行整体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利润增速虽然为6.54%,但与国有大行全线转正不同的是,股份制银行内部分化明显,中信、浦发和华夏三家银行的利润增速仍为负值,而招行的利润增速则高达48.5%,显著高于同业,盈利能力优势明显。

从历史数据来看,招行的利润增速也经历过较大的波动,如2015年降为负增长,随后快速由负转正并持续向好,且改善幅度持续加大,到2017年年中,增速提升至48.5%,大幅领先同业(16家上市银行整体为8%,股份制银行整体为6.54%)。

三季度,在资产质量持续改善的情况下,招行拨备覆盖率比6月末提升10.46个百分点至235.15%,为上市股份制银行最高,远高于银监会公布的股份制银行的平均水平,利润释放空间较大。未来若资产质量持续向好,则招行利润高增长态势有望延续。

招行利润增速的优异表现主要得益于其零售金融优势显著,成本较低,资产质量较好。招行深耕零售金融业务多年,2017年年中的零售贷款占比为48.08%,为上市银行最高。其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负债成本较低:零售金融业务客群稳定,活期存款占比较高,存款综合成本仅为1.24%,在存款竞争加剧的行业现状下优势明显,净息差水平较高;二是资产质量优异:截至6月末,招行的不良率水平仅为1.71%,其中,零售金融业务的不良率为0.87 %。关注类贷款占比为1.72%,逾期贷款占比为2.02%,在股份制银行中最低。

城商行由于经营区域、战略方向等不同,整体分化较大。2016年年中以前,南京银行的利润增速远高于同业,主要是由于其金融市场业务较强,在低利率环境下,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和息差扩大带来业绩高增长。2016年下半年以来,央行MPA考核趋严,受资本充足率限制,城商行规模增速整体放缓。专注于中小企业存贷业务的宁波银行脱颖而出。2017年年中,宁波银行的利润增速高达32.66%,在可比银行中最高。

宁波银行利润高增长得益于其经营的稳健。一直以来,宁波银行专注于中小企业存贷业务,风险控制到位,资产质量优良。6月末的不良率仅为0.91%,不良认定划分标准严格;逾期贷款占比仅为0.97%,在上市银行中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5年,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利润一直维持正增长,即使在2013-2015年不良资产加速暴露时期,宁波银行受到的冲击也相对较小,利润增速仍能维持15%以上的正增长,业绩表现非常稳健。2016年下半年,受MPA考核的影响,规模扩张速度放缓,利润增速也有所下降,但依旧高于同业。

9月末,宁波银行拨备覆盖率水平高达430%,若其拨备覆盖率与城商行平均水平一致,将可释放64.2亿元利润,占前三季度其归母净利润的87.14%,在16家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宁波银行的经营范围集中在江浙两地(信贷投放占比超过80%),这两个区域经济较为发达,经济指标率先改善,企业盈利能力较强。在拨备覆盖率超过400%的情况下,预计宁波银行未来加大计提的必要性并不大,利润释放可期。

此外,宁波银行的100亿元可转债已发行完毕,静态测算资本充足率可提升1.77%,带动MPA考核下广义信贷增速对应提高超过4%,为未来规模的扩张打开空间。

净利润增速真实性分析

由于各家银行不良资产的认定标准不同,东吴证券提出更为客观的“恒定逾期拨备率”指标,即考虑“拨备积累余额/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这一比例在恒定拨备率(150%)的情况下,各家银行的业绩表现。

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和建设银行的不良资产认定较为严格。一般而言,不良/逾期90天以上贷款的比例越高,说明银行不良资产的认定越严格。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的不良/逾期90天以上贷款比例分别为144.8%、124.76%和122.06%,在可比银行中认定标准最高。

为了更为客观地分析各家银行资产质量现状下的业绩表现,我们测算各家银行恒定逾期拨备率下的利润增速,结论显示,与恒定拨备覆盖率下的净利润表现趋势类似,2012年以来,16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增速持续下降,到2014年年末转为负增长。2015年6月以来,利润增速见底(-29.72%)后持续回升,2017年6月由负转正(25.35%),盈利情况明显恢复,表明银行业整体恒定逾期拨备率下利润增速的拐点已至。

从计算结果来看,大多数银行的利润增速显著改善。国有四大行的业绩较为稳健。除中国银行外,其余三家银行到2017年中期的利润增速全部转为正增长,建设银行表现较为稳健,业绩波动性较小,且近期改善幅度最大(从2016年年末的-2.3%提升到2017年中期的34.25%)。而股份制银行的分化较大,从恒定逾期拨备率下的利润数据的金额来看,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的经营较为稳健,过去5年的利润增长一直为正且波动较小;民生、华夏、平安等银行的业绩波动性较大。

城商行的表现则各有特色。2017年年中,除北京银行外,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的利润增速均保持在30%以上。从过去5年的数据来看,宁波银行的经营最为稳健,利润增速均保持在8%以上。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各家银行业绩波动不同,在某个时点可能出现基数较低、而导致同比口径特别高的异常值情况出现。

招商银行和宁波银行作为不良资产认定相对严格的银行,在拨备覆盖率相同的情况下,实际计提力度相比同业更大。从恒定逾期拨备率下的表现来看,招商银行的利润增速曾在2015年一度表现为负增长,但2016年以来转为正值并持续改善,到2017年年中利润增速达到65.06%,显著高于同业。宁波银行经营稳健,利润增速波动性较小,自从2012年以来,均维持8%以上的正增长。由于MPA考核下规模扩张放缓,2016年年中开始利润增速有所下降,但从2017年年中37.4%的增速来看,城商行仍为最高,盈利能力领先同业。

在上述具体测算中的假设是基于过去5年16家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逾期拨备率均保持在150%的基础上,测算其净利润并对利润增速进行比较。在该假设条件下,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的盈利能力显著高于同业,且经营稳健具备投资价值。

更进一步来说,我们可以采用调整后的利润数据来倒推上市银行的净资产,进而观测其估值水平。为了更客观地比较各家银行之间的差异性,我们采用银监会公布的6月末数据中各类银行的平均拨备覆盖率水平作为标准进行测算,即国有大行为168%,股份制银行为176%,城商行为212%。

具体测算过程如下:假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水平始终维持在各类银行的平均水平;倒推银行维持该拨备覆盖率水平所需的贷款减值准备;计算各家银行在各类银行平均拨备覆盖率水平下所需贷款减值准备与实际贷款减值准备的差额。如果差额为负,多计提的部分加回净资产,反之则减去;以各家银行2017年中报的每股净资产为基础,根据差额计算出各类银行平均拨备覆盖率水平下每股净资产和PB。

招商银行和宁波银行每股净资产分别为17.81元和10.96元,比报表计算的每股净资产提高了1.18元和1.41元,提升幅度为7.1%和14.8%,为可比银行中最高,表明它们在严格的拨备计提及优异资产质量状况的前提下,盈利能力较强。

了解更多:

银行“好日子”回来了?前三季上市银行利润增速回升

人民日报 柴今

“银行好日子到头了”,这是近年来大家常说的一句话。的确,在经历存款流失、息差收窄、利润增速下滑等冲击后,传统银行的日子确实没有前些年好过了。然而,近日披露的上市银行三季报显示,今年前9个月上市银行的业绩有所回暖。这是暂时性的反弹还是趋势性的好转?新环境下的银行出现了哪些新变化?过去的利润引擎能否持续发力?备受关注的行业风险是否得到缓释?对于这些市场关注的焦点,从39家上市银行的三季报中可以读出不少信息。

利润增长靠什么?

驱动银行利润增速走高的重要因素仍是息差水平,但银行需转变过度依赖利息收入的增长模式

今年三季度,银行利润增速回升,五大行净利润增速高于去年底;股份制银行中,邮储银行、招商银行净利润保持两位数增长;城商行和农商行中,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等净利润增长较快,同比增速超过10%。

年内银行净息差从底部温和回升,是其保持利润稳步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首先,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政策面和资金面发生显著变化,流动性相对紧张,资金价格自然上行。其次,今年二季度以来,银行获得资金的成本升幅不大,而信贷需求相对旺盛,贷款利率上行速度加快,带动银行息差略有回升。典型的就是住房按揭贷款,现在有些银行首套房按揭贷款利率会上浮10%。”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仇高擎说。

中银国际报告显示:今年三季度上市银行净息差较二季度环比上升3个基点,大型银行息差整体改善上升近4个基点,而中小银行息差水平分化依然明显。

非利息收入降幅收窄,也减轻了对净利润的拖累。仇高擎分析,上半年,受宏观审慎政策和行业监管趋严的影响,银行理财和同业业务收入增长受限。其中一些中小银行非利息收入的占比较大、基数高,同比呈现负增长,少数银行甚至降幅很大。而下半年以来,银行逐步适应严监管环境,加大了对其他领域非息收入的拓展力度,非利息收入降幅有所收窄。

以招商银行为例。今年三季度招行一枝独秀,净利润达到588.05亿元,同比增长12.78%,领先于各家银行,主要原因在于,三季度招行非利息净收入降幅由上半年的下降8.23%进一步收窄至下降2.1%,中间业务止住下滑趋势,开始恢复性上行。

尽管业绩好转,但与前几年相比,银行面对的市场环境已变,利率市场化改革脚步不停,息差水平下降的趋势难以逆转,银行需要转变过度依赖利息收入的增长模式。麦肯锡最近发布的《中国银行价值创造排行榜(2017)》对40家具有代表性的银行进行了银行价值创造分析,报告指出,银行零售业务呈现上升趋势,零售客户议价能力比公司客户低,且零售贷款集中度风险小,比对公业务更能应对行业周期循环,抗风险能力更强,值得银行加大力度投入。

银行为何也“钱紧”?

整治金融乱象,防止金融行业资金空转、自我膨胀,银行业资产规模增长刹住快车,增速放缓

虽然业绩有好转,但在防风险、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靠铺摊子、冲规模就能赚钱的“好日子”不再,不少银行也感觉手头“钱紧”了。

2016年底,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跃居全球第一,拥有庞大身形的各家银行密集出现在榜单前列,傲视全球。而今年,银行业生存环境发生变化,监管部门大力整治金融乱象,防止金融行业资金空转、自我膨胀,特别是严查银行业同业、理财和表外业务,银行业资产规模增长刹住快车,增速放缓。

“通过大力整治银行业乱象,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最近,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介绍,今年以来,银行业同业资产和负债开始双双收缩,各减少了2万亿元左右,理财产品增速大幅放缓,委托贷款增长自2008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

强监管带来的影响也清晰地写在银行三季报上。中银国际报告显示,行业规模增速持续下行,三季度银行业整体规模增速较二季度继续下行,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规模同比增速较二季度末分别下降0.3、1.7和1.8个百分点。其中,中信银行三季度末的资产规模比去年有较大幅减少,“缩表”规模达3941亿元。

与此相对应的是,银行存款规模增长略显乏力。“银行传统的存款来源面临分流,加之今年监管部门加强对理财和同业业务的监管,导致一部分银行负债来源大幅降低,同时企业存款也不是很稳定,今年银行存款压力不小,资金比较紧张。”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说。

银行“缺钱”,在三季报上有所显现。向中央银行借款、拆入资金等短期负债同比增速较快,是部分银行负债规模增长的主要源泉。如五大行中的农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同比增长24.88%,平安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同比增长985.61%,拆入资金同比增长246.19%,南京银行拆入资金同比增长135.51%。

银行风险怎么看?

从“双升”到“单降”,资产质量向好趋势进一步巩固,但要警惕流动性风险

平衡收益和风险,是银行经营的本质。对于银行来说,能不能重温过去的“好日子”,有效防控风险是关键一环。

银行业的风险状况到底怎么样?最近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银行业资产质量保持稳定,不良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04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47个百分点。9月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3.3%,拨备覆盖率179.5%,流动性比例48.3%,均保持较好水平,银行业抗风险能力增强。

“资产质量向好趋势进一步得到巩固。三季度,大型商业银行从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逐步变成不良贷款率单降,从‘双升’到‘单降’是一个比较可喜的变化。”董希淼说。

“由于今年我国宏观经济基本面表现良好,加之商业银行前几年不良资产暴露较充分,银行业不良资产压力缓解。从上市银行三季度披露的数据看,年内大部分银行不良率稳步走低、不良贷款余额增幅有所降低,其中一些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也呈现下降趋势。前期拨备计提较充分的上市银行,其拨备计提力度随资产质量好转而有所降低,对利润增长带来正向贡献。”仇高擎说。

尽管风险有所缓释,但仍不可掉以轻心。董希淼说,从已公布三季报的上市银行经营情况看,上市银行整体运行稳健,风险可控,但仍需重视银行流动性风险,目前,银行负债来源主要还是短期负债,即一年期以内的存款、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这样的模式恐怕难以持续支撑较长期限的银行资产,即一年期以上的信贷业务等。下一步,银行需要优化资产和负债的期限结构,增强主动负债能力。

董希淼建议,未来还得关注信用风险,进一步加强信贷风险管控,减少其对净利润的侵蚀。

雷鸣医生肢端白癜风的治疗要注意什么呢

白癜风对患者的眼睛有哪些危害

白癜风的诊断方法有哪些

相关阅读